随机推荐

巨亏20亿,“快运第一股”大败局?

  快运江湖迎来混战、收割的时代,德邦卖身京东后,快运市场唯一的上市玩家安能物流却不受资本市场待见,上市以来股价连连下跌,2021年更是狂亏20亿元。其网点与总部的博弈状态一直延续至今无法解决,导致末端服务问题重重。“港股快运第一股”也要失色了?

  撰文 / 杨俏  编辑 /李俊

  “零担之王”从天堂坠回了人间。

  近日,安能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安能物流)发布了2021年财报显示,2021年其总货运量1260万吨,同比增长23.4%;营收为96.45亿元,同比增长36%,资产总值达到63.36亿元,同比激增达71%;经营活动所得现金净额为10.85亿元,同比增长50%。

  表面上看,这是一份令人眼红的成绩单,但部分投资者似乎选择性遗忘了安能物流的另外一个重要数据——去年净利润亏损高达20.15亿元。要知道,2020同期则是盈利了2.18亿元。

  安能物流在财报中解释称,由于燃料涨价等客观因素导致运输成本上升,以及自营干线运输的投资、自营车队产生的经营成本的大幅上升。此外,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负债公允价值也是导致亏损的原因之一。

  但无论如何,安能物流确实遭遇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处境。

  公开资料显示,安能物流成立于2010年,通过自营干线与分拨中心的经营模式切入市场,迅速圈层并挤入物流行业,被部分媒体誉为国内“零担之王”。2021年11月,安能物流成功在港交所上市,成为“港股快运第一股”。

  敏感的资本市场似乎对其并不感冒。安能物流上市当日就收了根阴线,此后股价更是一路震荡下行。截至4月1日,安能物流的股价已从上市日最高价13.88港元跌至4.13港元。跌幅之大,令人咋舌不已。

  尽管如此,财报发出后,安能物流CEO兼总裁秦兴华在内部讲话表示,在当前的环境形势之下,“这可能是我们加大行业集中度,和竞争对手拉开距离的好时机。”

  但从股价以及财报表现来看,要拉开距离并不容易。物流快递专家赵小敏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安能物流上市前后变化不大。原来存在的问题依然存在,市场会认为企业没有新的方向,便用实际行动来投票。

  投诉难题迟迟未果

  的确,安能物流并未解决好老问题。

  在物流领域内,直营和加盟制度有着千差万别。作为加盟制度的安能物流,采用的模式是货运合作商平台的模式,直接客户则是货运合作商,为他们提供干线运输和分拨网络,该网络同时又向终端客户提供零担服务。

  加盟制也是整合当前中国零担市场、改善零担市场"小散乱"状态最有效手段。安能物流目前有162家分拨中心,3100条干线运输,为2.91万货运合作商及货运代理商提供服务。

  但服务始终是加盟制快运企业被消费者诟病最多的"硬伤"——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上有3700+条是针对安能物流服务不佳的投诉。比如,2021年12月,有个小商户通过安能物流寄出了90箱的矿泉水。因矿泉水材质特殊,该商户对货品保价了18000元,一箱保价是200元,运费到付1240元。

  货物到收件人手中后,出现3箱矿泉水破损情况。于是,商户立即联系了发件网点确认了物品损坏,发件网点也表示了可以理赔。问题是,在理赔过程中,发件网点一直推推攘攘不解决,没给商户一个确定的理赔方案。在商户多次联系后,发件网点表示商户可以在网上申诉,并寻求索赔金额600元。目前,该商户仍未收到理赔金。

  无独有偶。2022年3月,消费者陈晨在电商平台购买的雪花油后对商品不满意,通过安能物流并支付103元运费退货。陈晨明确告诉了安能物流快递员“是雪花油”,但后续快递员并未贴易碎品标签,导致货物全部损坏。

  陈晨随即与网点沟通理赔,安能物流物流网点也鉴定了该货物破损,定责在广州分拨中心。但该网点却告诉陈晨理赔无法受理,“因为是易碎品”。

  此外,陈晨要求网点履行“物品破损可以赔付运费的3倍”的承诺。但网点认为,运费的3倍罚款是网点上交给公司,并非赔付给陈晨。

  尽管陈晨投诉了网点,但网点坚持认为,“保丢不保损,运输过程中是会出现一定的概率破损情况。”

  类似情况不止出现在商家和消费者当中,不少社交媒体上都存在用户对安能物流服务质量不满,如延时送货、乱收运费等现象的投诉。

  部分接近安能物流的业内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介绍,安能物流的加盟商是一个独立经营个体,网点最终面向客户的定价也只是网点的自主行为。“安能物流会告诉网点每条线路的成本价,进而更好地向客户报价。”

  在他看来,大部分加盟制快运企业因为加盟的基因才能够迅速以低成本的形式,整合社会资源,提升自己的网络覆盖面积。因此有些问题无法规避。据悉,从2021年开始,安能物流开始让网点们自主申报价格政策,保证价格的稳定性,保证网点对客户的报价实现稳定。

  旧伤未愈添新伤

  但加盟制的野蛮生长的副作用导致从一开始网点就与总部处于博弈状态。

  曾在安能物流工作的员工李朝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曾在安能物流至少呆了近6年的时间,见证了安能物流的起起落落,但后续离开发现了自己跟安能物流的价值观越来越不符合。

  2010年,安能物流200万元资金聚焦专线领域成为了一家区域巨头,但是规模始终有限。市场上快运企业的直营模式无法突破规模的限制,营收和货量也上不去。2012年,安能物流转型加盟模式,迅速在全国铺设了大量的网点。

  李朝回忆道,当时安能物流CEO兼总裁秦兴华觉得公司扩张步伐太慢,自身对公司管理也不到位,只好从外面进引来了第一位职业领导人王拥军。“王拥军在资本市场上很会讲故事,能够吸引资本的入局。”安能首席运营官祝建辉于2013年加入安能物流团队,负责集团的整体战略规划及业务营运总体管理和执行。

(图源:视觉中国/王拥军)(图源:视觉中国/王拥军)

  团队力量的加强,也让安能物流快速提升。2016年,安能物流实现扭亏为盈,并在网点数量和货量规模上都完成了对彼时“零担之王”德邦快递的超越,从一家区域性公司一跃登上中国零担快运行业第一的位置。

  有意思的是,安能物流超越了德邦之后却失去了对标的方向,又恰逢行业中,做快运的德邦、百世们开始转型做快递。于是,安能物流也准备照葫芦画瓢跨界快递领域。

  也就在2016年,安能物流完成了鼎晖领投的1.5亿美元的E轮融资,同时宣布耗资20亿元准备在快递市场大干一场。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12月,安能物流的A轮投资者红杉资本中国将股份转让给了其他投资人。这一度让外界猜测不已。

  不过,狂砸20亿元还是立竿见影。不到一年时间,安能物流从全国招募了近20000家网点用户,日均快递票数达到了200万票,一下子冲入了快递行业的第二梯队。

  但随后的几年时间内,通达系、百世等轮番登陆资本市场举起了价格战的屠刀,安能物流开始显得力不从心。无奈之下,其不得不甩掉亏损业务,重新回归到快运的主业之上。

  到2018年,安能物流的快递业务收入5.19亿元,仅占总收入的9.7%。战略上的失误,也导致安能物流旗下加盟商出现了亏损。2019年4月,部分地区的加盟商因亏损,到安能物流河南总部维权,索要加盟费。这是总部与网点矛盾加深的重要原因之一。

  李朝表示,安能物流的价值观一直是以“用钱就可以搞定的”。安能物流内部的腐败情况非常普遍,高管任用自己身边的人,搞“嫡系”,总部赚钱的片区也划分给了自己的朋友们。“杭州、深圳比较肥的网点都是由总部高管参股的,钱都被自己赚去了,不赚钱的网点包给了外面的人。”

  在他看来,安能物流的快速扩张并没有让网点赚钱,反而承担了很大压力。

  更糟糕的是,安能物流还遭遇了成立以来最严重的现金流危机。部分媒体报道,2019年,安能物流内部募集了一笔资金,解决自身的现金流问题,也让网点能够分享长期的股权收益。

  加盟制导致的问题以及转型快递亏损问题的叠加,也将安能物流推向了一个个风口浪尖。2019年,快递业务营收占比仅为0.1%,安能物流也算是彻底甩掉了这个包袱。

  幸运的是,重新聚焦在零担快运主营业务的安能物流到2020年再次实现了盈利。当年,其净利润为2.18亿元,成功扭亏为盈。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安能物流货运从2016年便超越了德邦,直到目前其货量规模一直占据着行业首位。2021年,安能物流全年总货量达到了1260万吨,同比增长23.4%。

  但安能物流内部的小富即安状态也延续至今。李朝表示,安能物流高层管理团队非常稳定,从未离职。同样接近安能物流的人士也证实了这一点。

(图源:视觉中国)(图源:视觉中国)

  产品升级,市场不买账

  问题在于,小富即安肯定提振不了安能物流的业绩。

  事实上,再次聚焦快运主业的安能物流,货量已经成为了全国第一,但其市占率也仅有0.5%,市场还有巨大的想象空间。不幸的是,当安能物流回头之时,周围不仅有德邦、百世,还有顺丰、京东等后起之秀们虎视眈眈。

  2018年,顺丰与快运领域的老玩家新邦物流当时的实控人经过几轮谈判,斥资17亿元收购了新邦物流71%的股份。有意思的是,新邦物流还曾与德邦同台竞争,借钱争夺华南市场。

  当时,新邦物流的实控人还雄心勃勃地提出“哪里有德邦哪里就要有新邦”的口号,但最终因还不起欠款卖身成为顺丰快运的一部分,并以顺心捷达为名开展加盟招商活动,横扫市场低端散货。天风证券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顺丰首次进入零担快运行业的前十五名,2019年顺丰快运则迈入百亿营收的阵营。

  为了继续维持自己在快运领域的地位,安能物流不得已发起了价格战。

  2019年4月,安能物流以一纸调整“计抛比”声明,将MiNi 电商0-70KG的包裹计抛比调整为1:8000,“相当于在运费7.5折的基础上,再打8折”,以此拉开了零担快运最惨烈的价格战,百世、壹米滴答等纷纷跟进,下调价格,德邦、顺丰也参与其中,且发布了新品牌“顺丰快运”,以直营模式为主,主攻中高端市场。

  在这场价格战当中,快运领域的选手们不同程度地受到了财务方面的反噬。韵达承受不住快运领域的激战,在2019年5月直接将快运板块从上市体系当中剥离了出去;顺丰2019年快运分部亏损总额高达11.58亿元。德邦业绩表现则更为明显,2017年,德邦快运业务还能收入上百亿,随后几年零担快运业务收入连年下滑,2021年前三季度该业务收入为79.48亿元。

  当然,安能物流也好不到哪儿去,2019年其亏损了2.15亿元。寻求突破点势在必行。2020年,安能物流多次提及“品质”“效率”,推出了高端服务产品定时达和安心达。其中,定时达主要是针对时效要求高的客户,价格相比标准快运仅会多出两分钱;安心达产品则服务贵重易碎货物。安能物流还将整体定价模式,调整为了“中转费+操作费+收派费”的“定价3.0模式”。

  这也被外界视为安能物流的二次创业。接近安能物流的人士认为,德邦、顺丰等服务客户偏向中高端,安能物流服务的以中小型商家为主,前后者不是一个层面的竞争。更何况“安能物流的定时达、安心达是想做好标准化,满足3万多网点的运输需求。”

  此外,安能物流高管主动冲向了台前,给市场树立信心。安能物流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兼公司主要股东王拥军于2021年12月9日和15日耗资约296万元,增持公司股份。增持之后,王拥军在公司当中的持股比例也由37.2%增加至37.23%。2022年2月,安能物流再次拿出1亿元宣布回购公司股份。

  但市场仍未买账。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认为,在行业公司股价整体低迷的时候,企业相关负责人增持,但增持额度较低、增持人也仅限于一个人,企业在诸如战略布局、业务方向等其他方面没有新的动作,所以市场没有看到新的希望。

  这并非说快运市场就没有吸引力。目前,快运市场全国性的并购整合行动尚未开始,很多业务还是以区域性的公司占主流的局面,因此市场对快运公司企业的估值分歧也比较大。“但快运市场蛋糕很大,随着资本加持、竞争加剧、行业洗牌,会有一些头部公司跑出来。”赵小敏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朝为化名。)

评论列表
  • ☪᭄土逗ོꦿ࿐

    2022-04-03 07:48:11 回复该评论
  • 现在的喜欢好廉价,删了好友,就什么都不在了。

    2022-04-03 10:10:06 回复该评论
  • 特写镜头别开生面,情趣盎然。全文充满童心童趣,读来倍感亲切。

    2022-04-03 14:00:15 回复该评论
  • LᎭₑ䬋꯭ོ情࿚ᔉ

    2022-04-03 09:51:34 回复该评论
  • 1

    2022-09-08 17:54:29 回复该评论
  • 1

    2022-09-08 15:51:10 回复该评论
  • 1

    2022-09-08 09:43:17 回复该评论
  • 1

    2022-09-08 11:21:53 回复该评论
  • 1

    2022-09-08 09:34:22 回复该评论
  • 1

    2022-09-08 16:13:33 回复该评论
  • 1

    2022-09-08 13:12:55 回复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