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推荐

鄱阳湖“大草原”之外:一场对抗干旱的持久战正在进行

大片大片的青草蔓延在鄱阳湖的河床上,当水分消失太久之后,看到野蛮生长的青草,依然能感受到这片土地的生命力。

在变成“大草原”后,鄱阳湖俨然成了新晋的“网红”景点:白天,游人在这里挥动丝巾,风筝在蓝天中久久飞行。到了夜晚,落星墩灯光流转,让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有穿着统一服装的老年旅行团互相拍照,也有人携妻带子四处走走转转。本地居民适时地制作了绿豆汤、玫瑰冰粉、茶叶蛋等小吃,在落星墩附近叫卖。

而鄱阳湖“大草原”之外,一场对抗干旱的持久战正在进行。

9月23日6时,鄱阳湖代表站星子站水位退至7.10米,刷新鄱阳湖有纪录以来历史最低水位(7.11米,2004年2月4日)。

同日7时,江西省水文监测中心升级发布枯水红色预警。公告中提及:7月以来,全省持续干旱少雨,降雨量较常年同期偏少6成,五河入湖水量偏少近6成。

同日10时,江西省气候中心发布气象干旱红色预警,受异常高温少雨干燥天气影响,自7月12日江西局部开始出现重度气象干旱至今已持续73天。

这些数据意味着什么,种植户曾新武心里很清楚。他今年种了三百多亩水稻,绝收五六十亩。“除了绝收的,剩下亩产七八百斤的有,两三百斤的也有。”

稻田从绿油油到枯黄一片,最后甚至都看不出水稻的样子,只是一簇一簇瘦弱的干草立在那里。干裂的地皮裸露着,让人很难不注意到。“我每次去田里看,心都拔凉拔凉的。”曾新武说。

干枯的稻田 图 | 受访者提供

【1】添置设备、引水灌溉,全力保粮食

曾新武的三百多亩稻田里,种植的都是中稻,一般在早秋季节成熟,如今已经收割得差不多了。他告诉九派新闻,这段时间,政府发了抽水机,安装了电表,动员农户们抽水灌溉水稻。“但水还是不够,正是中稻生长的关键期。有的地方有水抽,有的地方没水抽,水库都干了,又是高温。”尽管有采取措施,但旱情依然影响到了水稻的成长成熟。

展开全文

庐山市农业农村局种植业管理部负责人彭章伟向九派新闻介绍,今年干旱尤其严重,很多小型水库里的水也干了。“找水源、添置设备、引水灌溉,打机井。这些措施都采取了,有一部分有所好转。”

打机井 图 | 受访者提供

当下,中稻正在陆陆续续地收割,略微缓解了水资源的紧张。而后,还有晚稻。这场对抗干旱的斗争,也还要持续下去。

彭章伟称,为了粮食安全,首先要保粮食,也就是说以水稻为主,其他经济作物附带。“随着中稻的收割,有一部分田里就不需要水了。部分晚稻田刚好处在抽穗扬花的时候,还有中稻播种稍微晚一点的,就需要水。所以我们尽量保证这一部分农作物的水源。让它们不能再受旱了。”

位于鄱阳湖边上的莲花池水库和龙溪坝水库,在汛期并没有放水,如今,里面的蓄水显得格外珍贵:“往年这里面也有水,但是基本上没起到很大的作用,今年遇见干旱,特别有用。” 彭章伟说。如今,这两个水库正为各自附近的乡镇提供农业灌溉用水。

挖掘机正在挖沟引水 图 | 受访者提供

除了寻找水源,当地也在寻求人工增雨。星子气象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几天一直在作业点蹲守:“目前一个固定的作业点是观音堂水库。有气象条件我们就要打炮,增加雨量。”他表示,今年人工增雨次数比往年多,政府有要求,只要有条件就打,在资金方面也很支持。

【2】种植面积一半受灾,第一时间启动保险应急

在彭章伟的介绍中,当地“总共播种面积中稻八万多亩,早晚稻各一万多亩,加起来十万多亩。”在占比达80%的中稻收获后,今年水稻的收成情况,几乎已经尘埃落定了。

“受灾五万六千多亩,绝收有一两千亩。今年水稻收成,根据我们了解的数字,大概要减产一到两成。”彭章伟告诉九派新闻,由于干旱,稻谷不饱满,千粒重下降直接了影响产量。当地第一时间启动了保险应急措施,不论大户散户,一律摸盘。“今年干旱很严重,只要报案都会赔偿,只是面积问题。”

当初一亩地24块钱的保险,如今给了种植户们一点困境中的希望。

彭章伟介绍,一亩24块钱,农户负担25%,也就是说承担6块钱的保险费,其余的75%由政府补贴。旱情发生以后,损失赔偿比例根据农作物的生长周期来设定。苗期受损,就按照苗期投入来核算,如果是在抽穗期,就按照抽穗期来核算受损程度。到了灌浆期就界定为成熟期。“大概分了四个时段,赔偿标准不同,最高一亩赔六百。我们这里保险普及度很高,基本上都买了。”

保险公司核查稻田受灾情况 图 | 受访者提供

曾新武告诉九派新闻,也会有一些国家补贴,但是算下来自己今年仍然是亏本的。前期的种子、化肥、设备都投入不少钱。而水稻脱壳烘干后卖掉时,“才9毛多一斤。”他嫌这个价格太低了。

除了水稻,曾新武还种植了十几亩的生姜。他先向九派新闻展示了去年生姜收获的场景,一家人在地头喜气洋洋地劳动着。视频中,一个男人手持丰收的生姜,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笑容,他向旁边的人展示:“你看,这一棵多大啊。”

曾新武去年种的生姜 图 | 受访者提供

而今年,由于干旱,姜苗也是稀稀疏疏的,叶子无精打采。“去年种的和今年种的,真的是没办法比。今年十多亩绝收了。”曾新武说。

曾新武今年种的生姜 图 | 受访者提供

【3】抓紧冬季茬口,油菜种子正在路上

中稻收割后,大片的农田重新空出来,田地不能荒废,这场干旱也不知何时结束。

彭章伟表示,为了弥补水稻上的损失,当地也在抓紧冬季茬口。“往年本地不习惯种植秋玉米、秋马铃薯,今年就是让农户尽量扩种一部分。”

除了秋玉米和马铃薯,本地种植户更愿意接受种油菜。“种油菜这一块,我们也做好了准备,目前种子已经在路上了,月底就能到。”彭章伟称,去年种植了六万亩油菜,希望在去年的基础上,尽量扩大油菜种植面积,增加两到三万亩。

彭章伟在农业部门工作了三十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连续干旱这么长时间的,鄱阳湖的水位也已经达到了极限。“目前为止到现在还是没看到雨,所以(后续工作)也有一定的困难。”

曾新武也打算种油菜,他感慨道:“人在天灾面前总是很无助,想想吧,人活着总比亏本好。”

“希望来年风调雨顺。”他又补充了一句。

九派新闻记者 武菲菲 温艳丽

【爆料】请联系记者微信:linghaojizhe

【来源:九派新闻】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评论列表
  • 我很容易原谅人,但是我很记仇:原谅不代表我忘记。

    2022-09-26 12:59:46 回复该评论